海兴县 会理县 玉山县 孝义市 富民县 太保市 建湖县 常德市 中江县 策勒县 墨江 安西县 镇远县 湘潭县 龙泉市 禄劝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(2019-09-17 09:30:08)
军舰鸟:带“红气球”求偶 
— 加拉帕戈斯游记(六)


   登上北西摩岛,原始洪荒气息扑面而来:褐黄色的土地白斑点点,血红色的海马齿属植物覆盖其上,灌木丛中,小军舰鸟鼓起红色的气囊,努力扇动翅膀,烈日下,整个岛屿都笼罩在一种躁动之中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
   跳岛游中最期待的登陆非北西摩岛(Isla Seymour Norte)莫属,这个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最热门的无人岛,远远的便看到几艘大大小小的船停在附近,这是所有游轮必到之地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 
   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呢?原来岛上是两种“明星鸟”:军舰鸟(Frigatebird)和蓝脚鲣鸟(Blue-footed Booby)的繁殖地,三月,蓝脚鲣鸟的求偶期已过,但军舰鸟依然很活跃。这种鸟并不陌生,几年前在塞舌尔的鸟岛见到很多,自从来加拉帕戈斯后,每天都可以看到它们盘旋在空中的身影,那长而尖的流线型羽翼、修长漂亮的剪刀尾,更不要说这个季节正处在求偶期,雄鸟鲜红的喉囊一目了然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 
   所有到访者须沿着专门的徒步路线行走。很快,我便见到隐蔽在枝杈间的一对小军舰鸟。岛上有两种军舰鸟:小军舰鸟(Great Frigatebird)和丽色军舰鸟 (Magnificent Frigatebird),区别在于后者头和颈部羽毛较长而尖,带铜绿色金属光泽,而丽色军舰鸟则是全身黑色。顺便再说一下,小军舰鸟的英文名字竟然是“Great frigatebird”(大军舰鸟),而Lesser frigatebird(小军舰鸟)的中文名却是白斑军舰鸟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
   雄鸟颏、喉、喉囊裸露皮肤洋红色,雌鸟的下颈、胸部为白色,羽毛缺少光泽。那些白头的应该是亚成鸟,不过我有些困惑,看到成双成对的军舰鸟中有的雌鸟也是白头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 
   鹈形目军舰鸟是世界上最擅飞翔的鸟,速度可达每小时400公里,两翼展开时,两个翼尖间的距离可达2.3米。军舰鸟练就了一身高超的花式飞行特技,既可以持续不断在空中直线翱翔数小时,也可以利用进行急速翻转和俯冲,高超的飞行本领着实令人惊叹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   虽然“军舰鸟”这个名字很威武,它们还有一个不太雅的绰号:强盗鸟。原来军舰鸟正是凭借这身绝技,在空中袭击那些叼着鱼的海鸟。它们常凶猛地冲向目标,使被攻击者吓得惊慌失措,丢下口中的鱼仓惶而逃。这时,军舰鸟马上急冲而下,凌空叼住正在下落的鱼吞吃下去。军舰鸟欺负的对象很多,连鹈鹕、鸬鹚、鲣鸟这些近亲也不放过。最受军舰鸟欺负的要算鲣鸟了。军舰鸟常常用大嘴叼住鲣鸟的尾部,鲣鸟疼痛难忍,不得不张嘴吐出口中的鱼。这时,军舰鸟方才松嘴,然后去“截击”鲣鸟吐出的食物。也只有这时,鲣鸟才有机会逃脱。在鲣鸟捕鱼的区域内,每只军舰鸟都会占领一块专属领域,其他军舰鸟不能侵入,更不能在这个领域内截击鲣鸟,堪称空中“地头蛇”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 
   然而也不能全怪军舰鸟,虽然极善飞翔,翅膀很大,但身体较小,腿又短又细,不能像鹈鹕,鸬鹚那样潜入水中捕鱼,细弱的腿很难使它从水面上直接起飞。而且军舰鸟的羽毛缺乏防水油层,潜入太深就会淹死。因此军舰鸟在自己捕食时,只能吃些漂在水面上的水母,软体动物甲壳类和一些小鱼及死鱼,很难吃到水下的大鱼。于是,在长期的演化过程中,军舰鸟变成了鸟中海盗,凭着高超的飞行技能,从空中截夺其它鸟捕的鱼,弥补自己取食能力的缺陷。由于这种特殊的生活习性,使得早期的博物学家就给它起名为“Frigatebird”,这是中世纪时海盗们使用的一种架有大炮的帆船,也有护卫舰的意思,“军舰鸟”的名字就这样叫开了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 
   记得在塞舌尔的鸟岛第一次见到军舰鸟,它们晚上会回到陆地栖息,挤满了枝头,十分拥挤,军舰鸟喜欢群居。有时其它海鸟,如鲣鸟、海鸥等也常聚集在军舰鸟周围栖息。这些白天受到军舰鸟欺负、掠夺的海鸟,到了夜晚却和军舰鸟同宿,不可思议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(塞舌尔鸟岛的军舰鸟)
 
   北西摩岛的生态环境相当干旱,遍布杂乱的灌木丛,军舰鸟怎么会选择在这样的地方繁衍后代,巨大的翅膀难道不会被干枯的枝杈刮着吗?每次看到它们巨大的身影降落在灌木丛中,我都有这样的疑问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 
   繁殖季节,军舰鸟仍然集群生活。岛上异常喧闹,雄鸟们卧在选好的位置上,仰天长鸣,嘴里发出“哒、哒…”的声音。它们拼命鼓起发达的胸肌,颌下的喉囊膨胀开来,由于其上没有被羽毛覆盖,呈现出皮肤本身的红色,脖子上犹如挂了一个鲜红的大气球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 
  如果雌鸟被某只“红气球”吸引,便会降落下来,一起筑巢建窝。亲眼目睹了一只雌鸟飞到一只雄鸟旁边,然而,另一只雄鸟在旁边捣乱,最后雌鸟拿不定主意,又飞走了。讨个老婆不容易啊,一只雄鸟累趴了,索性把头埋在自己的红气囊上歇会儿,那小眼神看着好可怜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 
  有些已经出生了几周的雏鸟非常可爱,披着一层雪白的绒毛,依偎在亲鸟旁边。偶尔扇动小小的双翅,张着小小的嘴向亲鸟讨吃。这时,亲鸟格外忙碌,雄鸟主要担负觅食的任务,掠夺食物的成功率也比雌鸟高;雌鸟则精心地看护幼雏,因为稍有疏忽,其他军舰鸟就会来掠走幼雏并吃掉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 
  然而,也有缺乏经验的年轻父母,一只趴窝的雄鸟不慎将蛋掉到了地上碎了,今年的繁殖计划泡汤,不过这年轻的父亲一脸不在乎的表情,面对众人的感叹无动于衷。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 
接下来,让我们了解下备受军舰鸟欺凌的邻居—蓝脚鲣鸟在岛上的生活吧。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
实拍加拉帕戈斯的“红气球”神鸟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
已投稿到: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